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狠角色董明珠与格力生死相依0与

IT
来源: 作者: 2019-02-13 23:01:38

导读:格力与董明珠仿佛是被捆绑的。“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这句话用再董明珠身上在合适不过。做企业家难,做女企业家更难,难的是身为女人却需要有男人般的杀伐决断。董明珠说,她从未做过错误的决定,无论是以个人身份投资银隆,还是格力决定做。董明珠是个“狠”角色,不仅对员工狠,对竞争者狠,对自己更狠。

成了红之后,董明珠的社会角色更加多元,企业家+红+中国实体经济代言人+城市大使,也使她更具眼球效应和争议性,而这一切正是她在为未来而战。

早上8点15分。

一群身着统一蓝色制服的男男女女,潮水一般从马路对面匆匆而来,涌入珠海格力电器总部,一会儿的工夫,身影就消失在高楼厂房中,这个足有150个足球场大的家电制造王国,每天“吞吐”近3万名员工,百余辆大巴车早晚十几次穿梭往返,将他们送到珠海的各个角落。

《中国企业家》2月19日来到格力总部当天,董明珠正在长沙参加《天天向上》的录制,她之前并不知道这档节目,“原来是个脱口秀,站到台上我都是蒙的。”结束的时候,已是凌晨三点,之后她飞往北京,另一档央视的节目组也在等她。

成了红之后,董明珠的社会角色更加多元,企业家+红+中国实体经济代言人+城市大使,也使她更具眼球效应和争议性,而这一切正是她在为未来而战。

“只能五分钟。”董明珠对等在酒店门口要求采访的《中国企业家》表示。将近20分钟的时候,一直跟随左右的北京格力总经理周天宇打断了采访,董明珠起身,半开玩笑地说,“我看给你50分钟也不一定采访完。”

对比春节前的那次采访,董明珠整个人更加放松了。

那个时候,格力对银隆的收购以失败收尾,她转而以个人名义进行投资,

狠角色董明珠与格力生死相依0与

但这并没有打消盘旋在她身上的那些质疑:做、又做新能源汽车的董明珠是不是过于激进了?跨界幅度是不是太大了?曾经的“单打冠军”格力是不是已经落入了多元化的“陷阱”?

这样的问题总让她很抵触。

“格力什么时候大规模量产?”

董明珠:“我说2017年你也不信吧?”

“银隆什么时候推出新能源乘用车?”

董明珠:“我现在告诉你时间,到时候出不来怎么办?

与2012年喊出“5年再造一个格力”,和动辄就要与雷军“对赌10亿”相比,董明珠出语依然犀利,但又有了一些不同,那就是很少再去昭告什么“大目标”,尤其避谈数字。

也许,在高调展示了格力的野心之后,现在董明珠最需要的,是外界对格力的信心和耐心。

突围

“这些地方都是要扩建的,今年压力山大。”

顺着技术员陈庞手指的方向,新厂房用地已经用围栏围起,但尚未破土动工,约有上百个大货箱占据了道路两侧,里面是精度最高的数控机床,用来加工格力机器人所需要的核心零部件。

最近,格力将原来的智能装备业务分拆成为三个部分,南水的工厂主要生产机器人,北岭的机械所主攻自动化的生产线,而目前这个坐落在暨南大学的旧厂房则主要进行上游技术的研发。

董明珠说这称不上什么“大动作”。相对千亿级的空调业务,智能装备还只是格力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单元。2013年,它只是自动化设备制作部,2015年有了2000台机器手的产出,也成立了智能装备有限公司,独立运营。“之前都是内部消化,今年开始对外销售了。”

按照董明珠一贯的思路,格力的产品从内到外都必须实现自主研发,比如计划推出洗衣机,那么就要先生产出内部滚筒模具,而不是像其他企业那样依赖外部采购,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成本。“国外进口的需要300美元一个。”

格力的模具厂2016年正式对外营业,好多订单都是此前并未涉及的领域。最难的一个任务来自于某欧洲顶级汽车品牌,模具厂的技术员周阳指着那个进风口部位的模具说,这上面很多孔洞,难度是最大的,很多国内的模具厂都不敢接。据说,当时的协议非常严格,如果不能按期交付,生产线出现每一分钟的延误,就有可能赔偿几千美元的损失。

这个活儿也是董明珠给揽回来的。像其他的部门一样,模具厂会接到老板很多“奇思妙想”的要求。在北京开两会的时候遇到雾霾,董明珠回来就想做一个不耗电的空调,工程师最开始都表示不可能,可是在她的高压下,两年之后格力推出了光伏空调。

“一个新技术的研发,在研制过程中失败多少次,损失了1个亿,2个亿,只要研究的方向没有错,我都是允许的,”董明珠说,“没有理由说一研究就要成功,但是最后一定要成功。”

这样的压力让周阳经常晚上都睡不着觉。

“有最后出不来的吗?”

“董总说的那些,还真没有完不成的。”

在董明珠看来,“当一个人说没有压力的时候,基本上是不可能再进步的。企业发展本身就是不破不立的。”

智能装备业务也是在三年的漫长推进中,才终于有了可以“拿得出手”的机器人。最初,第一代基本上就是组装产品,到了第二代有了一些零部件的自我研发,但是核心产品依然是从德国、日本进口。到了第三代才有了一个大的突破,机器人里面的减速机、控制器、电机三大核心元件都可以内部生成了,借此砍去了1/3的成本。“否则投放市场,是没有价格上的竞争力的。”陈庞说。

同样的事情,放在另一国内家电巨头美的身上,可能是不同的故事版本。

2016年,美的斥资百亿欧元,一举获得了拥有百年历史的工业机器人公司库卡95%的股权,2017年美的或许在机器人领域再次出击,最近有消息称,此次其目标为一家有着30年历史的以色列机器人公司。对格力的多元化业务一直颇有微词的家电专家刘步尘认为收购的方式能够更快地使企业切入这一市场。

“中国企业除了并购,难道就不会别的了?”对于这个问题,董明珠毫不掩饰她的反感,“现在很多企业经常讲,我们创新了,跟别人合作了,买了哪个技术了,但我认为买的只是人家的过去,如果它有未来,它不会卖